位置:首页 > 励志故事 >

林行:“创二代”的非典型创业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01-05 15

  缺钱、怕倒、想赚钱。这是绝大多数创业者心上的三座山。不过,变格科技创始人兼董事长林行却没有这些压力。

  1989年出生的林行拥有三条“家庭属性”,使得他的创业显得非典型:他的家人任著名投资机构创始合伙人,从六岁起他就和家人一起“看项目”,他拥有不少投资经验。

  林行是一位“创二代”。

  当你足够有钱的时候胆子会变得很大

  2011年左右,林行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读大学时赶上牛市,果断出手特斯拉,翻了七倍,拥有了超出他预期的现金流。当时,他正组建队伍打全美大学生乒乓球大赛,这支打到全国第九名和第七名的队伍的经费,后期基本由林行私人赞助。

  “创业是更高层级的需求,我觉得实现温饱的人更容易达到这个状态。在温饱满足的时候,人对自己的事业会更加有耐心,追求的东西会更加抽象、更加有意义一些,这样往往能够成就更好的生意。”林行说。

  变格科技战略副总裁许晶是今年4月因为公司合作接触到林行的。还在运营其他材料类型创业项目的她,觉得这个1989年出生的男生挺有魄力,但也对他曾经的投资背景感到一些担忧,怕他不够耐心。接触后她发现,他更像个产品经理,专注产品本身,提到技术滔滔不绝。

  林行从小学习美术,他的作品是中国美术馆第一批儿童藏画。这让他了解在一张白纸上创造事物的美妙,更有幸能够负责最新一批产品的外观设计。当然,和他扎实美术底子同样吸引同事的,是不用付给他设计费。

  不缺钱的林行是同事眼中最拼命的人。许晶说,可能也因为林行是狮子座,对许多事情的好奇心高于一切,因此他总是尽全力参与与员工、客户的沟通和讨论,不考虑自己是否有那么多精力和体力,很少排斥什么。周末和工作日晚上都可以安排面试或见投资方。

  他吃过的餐厅、走过的旅途,更多化为请同事、客户吃饭时点菜的工夫——其他人几乎不需要有发挥的空间,他会把心里最好的一整套都安排给大家。

  创业是把生活空间不断让渡给工作的过程。以前的生活越精彩,这种压缩越明显。今天戒掉一个爱好,明天又戒掉一个爱好。从特别耗费时间的旅行,到较为耗费时间的朋友聚会,再到比较耗费时间的看电影,林行都在一点点割舍。这位曾经做出一部获国际奖项动画片的年轻导演,上一部看的电影还是今年4月左右上映的《复仇者联盟3》。

  新一代产品很快上线,自己都可以用起来了。下一代产品形态打磨和梳理得比较清晰了,也有一些比较好的人员加入。这是林行最近的快乐源泉。

  改变世界是件很苦的事吗

  “我问你个问题,改变世界是件很苦的事吗?”在回答创业是否是一件很苦的事时,林行反问道。

  2012年,林行带着积攒的一些互联网行业工作经验,加入位于福建的网龙网络有限公司。网龙的应用商店曾经红极一时,其中有宣发平台,还有媒体和游戏内容。这让林行迅速建立了对互联网的认知。

  而在福建的日子,也让他偶然找到五年前解不开的难题的答案。

  2008年,林行开始接触石墨烯。这种材料是当时世界上最薄的材料,仅有一个原子厚,可以被刻成尺寸不到1个分子大小的单电子晶体管,且高度稳定。业界一度认为,这是替代硅的完美材料,可以引发新的电子工业革命。它的发明者也于2010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当时也有一种理论让人对人机交互的前景充满希望:如果导电性都被应用起来,触摸屏的尺寸就会被放大,那么墙壁、桌子等都可以被利用起来。人机交互的方式就会被改变。

  林行当时就试图接触有关团队,却发现当时的技术和设备不能达到产业化的要求,于是他一边跟人科普这个技术,一边在找能给出解决方案的人。

  2013年,林行偶然听说有一位台湾的黄博士在做一样的事,于是让朋友约他到深圳碰头。当时,黄威龙40来岁,林行只有24岁。两个人见了面,“十分诧异,五味杂陈。”

  诧异在于彼此的背景、年龄迥然不同,而五味杂陈是林行推测老黄当时的心理活动:这个24岁的毛头小子,能懂吗?

  然而,二人却还是一见如故,把有关行业的理解和调研都开诚布公地分享,合作水到渠成。

  林行说,这是两个从业者在赌四五年以后的一项技术,一项未来不确定、但他们很看好的技术。看到了未来的趋势,却没有人相信你。那是一段怀抱希望,却又孤独的时刻。

  “你会觉得你被选中了,机会来到你面前,没有人能扛这个担子,只有你能扛。”林行说。

  林行觉得,创办变格科技,做人机交互的推动者,几乎是必然。团队中有人强算法,有人强芯片,有人偏销售,有人偏集成,有人懂市场,有人懂工厂,但是没有人可以从头串到尾。而他自己在任何一个方面都不是最专业的,但却凭借在互联网行业的经验和对新材料领域不计代价的学习,能够“从头串到尾”。

  目前,变格科技是中国最大的金属网格材料供应商。林行说过:“这件事需要有人来做,未来还会有人入局,我们现在只是做一个过渡者。”

  现在,无锡变格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是无锡惠山区草创企业中发展较为顺利一家公司,2015年,55寸触控模组问世,一年后实现量产,目前已经完成了86寸和98寸的研发。

  “其实我们每天都在改变世界,只不过看这个过程你觉得是苦是乐而已。讲个好玩的,奥特曼每次出场就是被扁的,你觉得他痛苦吗?”林行说。

  “很多人是为了成功而约束自己,他是从内心就喜欢工作。”硬壳科技COO叶光英说。在外人看来,这位年轻人没有自己的生活,而在林行自己看来,这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

  2017年,林行在北京成立了硬壳科技,将触控技术拓展到硬件和产品领域,并且在今年首发了桌面大屏触控产品NT-24。

  上了这条路,林行不会轻易放弃。“就像奥特曼被打的过程中,不能说,老子不干了,我要回M78星云了!”

  “创二代”的底气

  几年前,林行坐上一位长辈的车。这位长辈问他,你的梦想是什么?林行告诉他,我想做投资,因为做投资的人都挺厉害的。投资离钱最近,越能赚钱。

  长辈的反应让他有些意外。这位长辈是一位资深的创业者。他告诉林行,他特别看不起投资人。“一个创业者、实业家如果想做投资,分分钟都能去做。但是投资人很难出来做创业。”

  林行当时理解不了这些话的深意。等到自己出来创业后,才知道创业对精神和智慧的要求之高。林行十分清楚:走到后面,实业不是钱的问题,也不全是技术的问题,而是管理人的问题。

  对市场运营、管理还在摸索的林行对产品有种工匠精神,对成本一度不够敏感。做公司网站的要求是只要做好,多少钱都行。

  林行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因为新材料大尺寸电容行业本身处于蓝海市场,技术壁垒高玩家少。成长性好,业务拓展稳步增长,目前融资相对顺利。

  林行知道自己年轻,于是找到管理方面的高手,有管理过几千人大厂的实业家,有熟悉生产流水线的CEO,有熟悉人力资源、财务管理、市场营销等各职能管理的人才。

  叶光英也是林行安全感的重要来源。2017年7月,本来事业有成、准备淡出商业战场的叶光英,被林行的长辈约出来聊聊这位后辈的创业。他也曾担心过这位年轻的产品型CEO能否做出正确的决定。因为他之前合作过的CEO就是产品型的。这样的领导者有可能为了追求产品的极致而放弃一些别的。

  当时,这位长辈跟叶光英说,你不来,这事儿就不做了。但林行从没跟叶光英说过需要他。他笑说,当时和林行彼此都没有特别“难以取代”的感觉。

  尽管这样,他还是加入了硬壳科技,并迅速感受到了公司的发展速度。叶光英说,正因为林行从最基层往上的工作经验有所欠缺,加上比较年轻,所以对人的理解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而同时,林行又有一颗强大的心脏。无论团队讨论多么尖锐、同伴对他提出怎样的批评,都不会触犯到他。工作的归工作,不掺杂任何情感。就连新一代可量产的产品研发成功,他也只是走进叶光英的办公室,没什么波澜地说一句:老叶,我们做出来了。

  二人研究出一个都能发挥优势的分工:叶光英负责公司管理,战略由林行发挥创造。

  而长久的踏实则来自于创业的产出:稳定的用户,更好的团队。“这是让你每天踏实的事情。真的出事了,不是你一个人站在前面。每个公司要成长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你永远都要用焦虑和不确定的东西换取未来的确定性。”林行说。

  最令人好奇的问题之一,是家里究竟能给林行的创业带来多少帮助?林行坦率地说,人脉资源会大大方方开口寻求家里帮助,例如希望认识谁。但不会让家里帮忙联系投资。至于业务方面,走到现在,家里其实也帮不上太多了。

  变格科技的团队达成了共识,不着急上市、不会想着退出。未来大概率是在这条赛道上继续拓展。等待材料的突破带来应用场景和解决方案的变化。这其中存在太多的可能性,甚至连五年后的样子都让人难以想象。

  林行说,在硅谷,不少创业者都是和他一样的“创二代”,是在累计资源的基础上继续做新的生意。“有的人是为了生活,而有的人不仅仅是为了生活,而是世界该往这个方向走,希望用自己的能力和资源影响这个世界。这是真正的差异。”